广东快乐十分11选5:386 扬镳

  “可是将军,就算咱们要反出大顺军中,可这方向也不对劲???为什么濮城其他的百姓跟咱们不是一路?”

  一路上,虽然将士们跟自己基本上达成了一致,但是对于接下来何三江的安排,他们还是摸不清头脑。

  “是啊,将军!咱们就算反出大顺了,以咱们如今在濮城经营的实力和地盘,加上黄河天堑作为后盾,咱们何必多此一举往东行进呢?”

  “呵呵,你们以为老子在大顺待了这么多年,就真的是任劳任怨无所作为等吗?”

  何三江到现在为止,还依旧保持着作为间谍最重要的保密姿态,在没有获得大本营的指令之前,他是不打算将自己真实身份告知身边这一群心腹的。

  而为了让之后的计划拥有一个合理的解释,他现在就开始撒起谎来应对身边这群将士。

  “不仅仅只是老子要反出大顺,老子早前就已经跟一些熟悉的头领们商议过了,他们也愿意跟着老子一起反他娘的!”

  “而且告诉你们一个好消息,当年跟着老子一起打天下的白玉山,早就在山东开辟了一块地盘等待着我们,咱们去跟他们汇合之后,就算那大顺李自成想要攻打我们,那也得看看到底是咱们的骨头硬,还是他们的实力强??!”

  到现在为止,何三江其实都还并不知道除了自己和白玉山他们以外,大本营在大顺军中潜伏了多少人,只是在苏大军前来跟自己汇合的时候,让自己带着人到与濮阳相接的黄河岸边去迎接跟着他一起反叛大顺的洪门间谍们。

  洪门固然不想要大顺军前往河北、京师等地,让大明朝分崩离析,但是在江南未乱、己方布局尚未完成之际,他却是依旧需要大顺朝这个缓冲,让京师与江南一地渐渐分离,使其能够继续从容布局江南一地。

  因而,若是让何三江和潜伏在大顺军中的洪门势力突然发难,对大顺军反戈一击的话,李天养不敢说有百分之百地把握让大顺国损失惨重,但是至少如今大顺军的实力怕是要折损六成以上。

  而以最多四成不到的大顺军队,想要在反应过来的大明军队反击当中,继续保持分隔江南和京师的形式,怕是没有可能了。

  在选择对于洪门最有利的情形下,大本营给予何三江和潜伏大顺的洪门间谍之命令,却是让其反出大顺,而不是突然发难攻击大顺,使其在实力受损又多出一个强敌的情形下,知难而退,停止他们北上的脚步。

  如若李自成依然一意孤行的话,那么说不得李天养真会为了保证大明不被摧毁而让何三江他们反手攻打李自成的大顺军。

  “将军您这是早就准备好了啊,那咱们兄弟无话可说了!”

  “原来您早就跟白将军联系上了,此时才跟属下们说这些事情,白让咱们担心一?。?!”

  “哼,老子要是不准备充分一点,泄露了点蛛丝马迹,谁知道咱们这队伍里到底有没有那大顺人的耳目?。?!”

  冉茂昌一行人疑惑大解之后,同时也心中夜多了几分底气,之前虽然大家对于跟随何三江的意志从未动摇,源自于对何三江的忠诚,但是说实话以他们如今的实力,真要面对暴怒的大顺军主力全力攻击的话,大家的底气还是不足的。

  来到濮阳境内的黄河边上,因为处于下游地带,黄河宽阔的河面上却是少有波澜,此时一眼望去平静的海面上,却是多出了不少的河船、渔船。

  而在他们即将到达的河岸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搭建起了一片片的简陋军营,军营之中人影穿梭,却是好不热闹。

  “停??!”

  在距离对方不过三五里地外,何三江却是发出了指令,让随军人马停了下来,然后挥手之间一骑骑兵冲出队伍,打马往对面紧惕地军营驶去。

  骑兵很快接近了军营,并在拿出了什么信物之类等东西之后北人带进了军营,随后不过盏茶的功夫,这处军营却是重新打开,从其中走出了二三十人组成的队伍,在之前的骑兵带领下,并未携带武器就打马迎了过来。

  “属下韩尧(卫龙、施然……)见过将军,奉将军之命,属下等已带领麾下将士前来汇合??!”

  一行人接近了何三江他们所在,一个干净利落的下马动作加上一个单膝军礼,表明了他们的身份,让一旁的冉茂昌等人放下心来。

  “起来吧,辛苦大家了!”

  何三江其实对一底下不少人都不熟悉,甚至此时是他们大家彼此第一次见面,但是为了掩盖事实,他却是表现得遇见了老熟人一样,坦然地跟大家打着招呼,并将他们叫了起来。

  “'这一路上有没有被大顺将领刁难或是察觉???”

  何三江将人叫起来以后,让其与自己并行,同时缓缓询问起来。

  “并无人察觉,如今大顺军中调动频繁,咱们又是通了些关系拿到了军令,一路行来顺畅得很?!?br/>
  “那你们大家麾下将士如今拥有多少?”

  “禀将军,属下等人如今麾下共计有可战之士一万三千一百三十七人,辎辅士兵有两万三千二百人?!?br/>
  “嗯好,那你们回去招呼将士们打点行装,跟着我们出发吧!”

  “诺??!”

  一支浩浩荡荡的军队就此开拔,急行军去追赶前面已经早出发了大半天的大部队去了。

  而直到何三江他们的队伍走了差不多两三日之后,才有大明军队等斥候将这一情报报告给在彰德府严阵以待大顺军队的督师孙传庭。

  “什么??濮阳城中大顺何家军不知所踪,濮阳城已经人去楼空,再无一支军队驻防??”

  督师孙传庭大惊失色,对于黄河北岸这枚钉在河北省前线的大顺军重镇,孙传庭这些日子以来不是没有过动作,可是在何三江这个贼将严防死守下,愣是无有作为。

  与何三江以及其麾下将士的交手当中,孙传庭这位大明朝中大帅却是对其有了充分等认识,并因为一次次的攻击未果而对其生出了几分重视之情。

  与一般等大顺军队相比,驻守濮阳城的何三江所部却是孙传庭与农民军交手无数次中,少有在整体战斗实力上跟明朝精锐不相上下的。

  甚至在孙传庭的内心里,觉得这何家军的整体素质怕是要强上大明军队精锐一筹,只不过何家军这一年多在濮阳驻守,一直保持守势,而少有对明朝军队地盘的攻击,这才让能进能退等的大明军队产生错觉,认为其最多也就跟自己军队实力相当而已。

  此时这么一支规模达到七万之众的军队说不见就不见了,对于麾下明军总数其实也不过二十万出头的孙传庭来说,让其如何能够不惊恼交加。

  “查,给本官查,务必差池对方动向??!”

  “诺!”

  “告诉左良玉、邓玘他们这些总兵们,给老子打起精神来,决不能有所携带,各家总兵驻守地盘丢失,提头来见??!”

  “那空无一人等濮阳城,咱们该怎么办?”

  一旁的幕僚提醒孙传庭。

  “先把它晾在一边,把斥候都撒出去看看,我怕这是大顺军队的一并知己??!”

  在大顺国军队大规模调动的情形之下,由不得他孙传庭有半点马虎,必须做到谨慎谨慎再谨慎,万无一失才行。

  北面是个什么样的烂摊子,作为一朝封疆大吏的孙传庭是再清楚不过了,而此时西南一带的农民起义军、如今光明正大称帝的大顺国李自成,对于在汝南经历了一场惨白,损害惨重的孙传庭来说,其压力也是极大。

  就连孙传庭自己都没有信心,敢保证以自己受伤这二十余万乌合之众,能够将大顺国六七十万大军阻挡在河北之外。

  大明斥候一波一波地派了出去,可就是内有找到何三江所部的踪迹,大明军队的斥候怎么也想不到这何三江的军队最终并没有北上入侵大明地盘而是东进去了山东之地,让其追踪的目标从一开始就错了。

  直到斥候们回报,在濮阳方圆百余里范围内,并无发现何家军等一兵一马,就连原本生活在其中的老百姓们,也大多消失无踪,半信半疑之下孙传庭这才派出一支偏师,进驻濮阳城,将其纳入到自己的防守当中来。

  而最终确认到何家军去向的消息,却是来自于锦衣卫北镇抚司麾下的谍子,从大顺朝中获知的一封何三江写予李自成的断交书。

  听说为了这一封断交书,当时洛阳皇城中李自成一连杀了十数名宫女和太监,这才勉强平息了他的怒火。

  “断交书?这是什么东西?”

  收到北镇抚司送来的情报,孙传庭尤自感到不可思议。

  “听说是何三江反叛出大顺,自立为王的书信??!”

  前来送信的锦衣卫把总也是直到现在,都觉得像是传闻一样,但是却又不得不承认,这个消息确实是来自洛阳宫中镇抚司安插等谍子所得的绝密情报。

  “怪不得这些日子,这南面大顺逆贼的军事调动依然频频,但就是不见有大的动作,原来如此??!”

  孙传庭虽然依旧不敢置信,但是这些时日对面原本蓄势待发的大顺军队,突然间像是萎了下去一样钱,虽然动作依旧,可是却没有了剑拔弩张的情势。

  “可为什么这何三江要在这个时候做出此等动作呢?他不是李贼麾下五大虎将之一吗,这些年对李贼的忠臣态度,我们也是看在眼里的!”

  “……”

  孙传庭陷入到长久的沉默,迟迟解不开心中这份最大的疑惑。

  “不过这样也好,这何三江在这个关键时候反叛大顺,却是帮了咱们大明一把,此番我看那大顺李贼还有胆量敢强渡黄河,跟我大明军队决一死战??!”

  想不通就不要再想,就算去除了何三江的何家军,他孙传庭依旧还有一个强大的大顺军队需要面对,由不得他为了一支从大顺当中分出来的偏师儿分散更多的精力。

  “不过还请把总为本督带一句话,让镇抚司李指挥能够多多关注一下这何三江一部究竟去往了何处?若是查支对方去向,还请锦衣卫快马传书,告知本督?!?br/>
  临了之后,孙传庭还是不放心地让锦衣卫的把总带一句话给镇抚司指挥使,让其帮忙查探消失的何三江所部踪迹,如今距离何部诡秘消失已经过去了十日,直到现在也没有这数十万队伍等行踪,让孙传庭仍旧不敢掉以轻心。

  “诺,下官代我家指挥大人答应了,还请督师放心!”

  如今大家都是一条绳上的蚂蚱,即便没有孙传庭的请托,锦衣卫也会加派人手去打探何部所在的。

  不过很显然,都用不着锦衣卫加派人手去打探,何三江的何家军很快便自己跳了出来,一封来自山东巡抚王公壁的求援书,终于证实了何家军的所在。

  一路东进,沿途原本就是乱战之地,山东与河南之间等交界处,因为时常的动乱、朝廷调派驻军北上支援,让官府本身的掌控力度已经削弱到了一个极为危险的地步。

  加上连年出现的地质灾害、朝廷等加征加派,百姓们早就已经民不聊生,苦官府久矣,当何三江他们打着起义军的旗帜往城池外一举,城中就有无数的百姓揭竿而起,成为其内应,让其轻而易举地占据了数城。

  至于一路上所途经的村落县衙,更是没有对何家军带来多大的麻烦,反而是扩充了何家军东进等队伍,大批没法活下去的百姓纷纷加入何家军,跟随左右成为其麾下一股不小的力量。

  知道到了山东曹州所在,那里的湖泊山河之中潜藏着白玉山一支规模超过三万之数的大军,正满心欢喜地等待着何三江他们的到来。

  而当何三江与白玉山两部汇合,主力大军已然达到十余万众的军队轻而易举拿下了山东重镇曹州以后,此时的山东巡抚才突然发现,原来自己地盘当中已经来了这么多一支庞然大物般的军队。

  此时山东大半军队已经被朝廷征召到了北方辽东当中去做支援,王公壁深知以山东仅有的力量是不可能做到护卫山东一省周全的,这才连忙向孙传庭求援。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