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十一选五最大遗漏 > 武侠世界的慕容复 > 第五百五十四章 出乎意料

吉林快3今天走势图:第五百五十四章 出乎意料

  后面的话虽然没有明言,但其含义王重阳自是清楚的,默然片刻,说道,“老道也不瞒你,这先天功确实神妙非常,修炼至大成可直接进入天人化生的境界,返老还童也不是不可能?!?br/>
  “但它有一个致命的缺陷,那便是修炼极难,没有高绝的天资,根本无法修炼,而且想要炼成至高奥秘,似乎需要一种先天造化之力,没有大机缘大气运,大成只是空谈而已?!?br/>
  “先天造化之力?”慕容复不禁一愣,怎么还越说越玄乎了,不过当下也不是计较这些的时候。

  只听王重阳继续说道,“处机等人虽然资质不凡,但距离修炼先天功,还是差了一些的,所以老道并没有留给他们任何先天功的传承,以免耽误他们的武学进境?!?br/>
  “那怎么……”慕容复目光一疑。

  王重阳打断道,“你是想说他们为何会先天功么?”

  “不错!”慕容复点点头。

  “其实那只是老道根据一小部分先天功改编而来的简化版,不过对于他们来说,似乎还是太难了?!蓖踔匮舻?。

  “敢问前辈修炼先天功多久了,至今又达到了几成火候?”慕容复又问道。

  王重阳微微一愣,随即面色复杂的叹了口气,“说来惭愧,老道修炼先天功近一个甲子,如今也才有七成火候?!?br/>
  听完王重阳的解释后,慕容复脸色一阵变幻,若先天功真像王重阳说得那般神异,似乎用御剑术交换也并不亏,只是他未曾见过秘籍,实在难以下定决心,毕竟先天功声名不显,就算放在后世,也不过是一门堪堪能与九阴真经相提并论的高级内功罢了。

  王重阳见慕容复犹豫,并没有出声催促,而是静静的等他做决定,似乎笃定了慕容复一定会跟他交换。

  只是让他失望的是,慕容复思绪良久,终是缓缓摇头说道,“这御剑术来历非同凡响,恕晚辈不能答应交换?!?br/>
  王重阳面色微微一黯,沉吟半晌又说道,“小友不再考虑考虑?据老道观察,小友虽然体内真元浑厚,但却十分驳杂,想来小友凝结真元应该是机缘巧合之下达成的吧?”

  “哦?”慕容复微微一愣,随即大大的翻了个白眼,这老头脸皮也太厚了吧,脸上似笑非笑的说道,“那依前辈所言,是否要修炼这先天功才能将真元提纯,然后武学之道有更上一层楼的可能?”

  “你怎么……”王重阳先是一奇,但见慕容复的神色,这才反应过来,原来他是故意取笑自己,不由心头恼怒,“哼,小友投机取巧,纵然凝出真元,但根基浅薄,没有一脉相承的功法,终究是不可能更进一步?!?br/>
  慕容复见王重阳神情不似作伪,不由心中一动,“敢问前辈,何以证明在下真元驳杂?”

  王重阳也不说话,手掌一摊,掌心处陡然亮起,随即凭空凝聚出一把洁白如玉的小剑,凝若实质,栩栩如生,丝丝剑意缓缓蔓延向四周。

  这才看了慕容复一眼,问道,“如果小友不用六脉神剑,能聚出此等剑意么?”

  慕容复面色微微一窒,当即将掌心摊开,掌心处一道淡淡白光闪过,随即一把同样的小剑浮现而出,看上去与王重阳所凝聚的小剑别无两样,但细细一看,却是发现,他的小剑不过徒有其表,周围并无剑意散开,小剑的剑刃以及剑柄,都有很多的细节差别。

  王重阳淡淡一笑,“小友知道自己的问题出在哪了么?你剑意虚浮,真元驳杂,若非六脉神剑神妙非常,兼之小友真元雄厚,根本不可能发出如此大威力的剑气?!?br/>
  慕容复脸色略微有几分不自然,心中却是想起了当初华山之巅与风清扬的约定,可惜数月过去,他一直东奔西走,从未有时间去完成此约定,心中暗暗决定,此次回中原之前,定要先去华山一趟,将那太虚剑意学到手。

  即便如此,慕容复依然不想就这么草率的将御剑术残本换出去,毕竟那先天功曾经连一阳指都可以换到,自己的御剑术虽不是真个的神仙术法,但也是极为可贵的遗世绝学了,先天功岂能相提并论,至于所谓的武学境界,反正仅凭自己如今的武功,天下大可去得,称王称霸也不是武功高就可以的。

  想通此节,慕容复没有再犹豫,开口道,“纵然前辈的先天功确实是世间绝顶内功,但晚辈得传御剑术之时,曾答应过一位前辈,不能将其外传,恕晚辈无法答应?!?br/>
  “好吧!”王重阳似乎也看出慕容复是真的下定决心了,当即不再纠缠,话锋一转,说道,“那便说一说老道找你的第二件事吧?!?br/>
  “前辈请说!”

  “老道要先问小友一个问题,希望你能如实回答?!蓖踔匮舫聊?,却是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

  慕容复脸上点点头,心中却是暗暗腹诽,“笑话,难道你问我慕容家是不是要造反,我也跟你如实说么?”

  不料王重阳却是真的问道,“你慕容家到底想做什么?”

  慕容复登时心中一凛,刚欲开口来点什么说辞,就被王重阳摆手止住,“你先不要忙着回答老道,且听老道说完?!?br/>
  慕容复嗯了一声,只听王重阳继续说道,“实不相瞒,老道是领了大宋当今皇帝的圣旨,出宫稽查慕容家的?!?br/>
  此言一出,饶是慕容复早已练就出一身不俗定力的,也不由变了数变脸色,有错愕,有意外,有吃惊,甚至眼底深处还闪过一抹杀意,因为他万万没想到王重阳竟然会跟大宋皇室扯上关系,而且观其言行,怕不仅仅是稽查这般简单,多半还有暗杀一类的命令。

  只是不知这王重阳跟自己说这个到底是什么意思。

  王重阳将慕容复的脸色变幻尽收眼底,眼中微不可查的闪过一丝了然之色,口中意有所指的说道,“不过小友不用担心,老道并非那迂腐之人,老道一生只为大宋的未来而活?!?br/>
  不过慕容复也不是省油的灯,经过那一瞬间的措手不及之后,便冷静下来,口中不咸不淡的说道,“前辈这话晚辈就听不懂了,莫非前辈是说我慕容家有不臣之心?”

  王重阳面色先是一呆,随即心中暗骂一声“小狐狸”,脸色也冷了下来,“据目前的调查结果来看,慕容家在不知不觉间将整个太湖经营成铁通一般,燕子坞更是另有乾坤,豢养高手无数?!?br/>
  慕容复心中一惊,脱口问道,“你已经到过燕子坞了?”

  但转念一想,这老头既然都找到天山来了,岂有放过燕子坞之理。

  果然,只听王重阳沉声道,“不错,幸亏老道命大,否则怕是真的死无葬身之地了?!?br/>
  “哼,擅闯他人门派重地,放在哪家都是不死不休之局吧!”慕容复登时大为不爽,心中对慕容雪等人的松懈也大为不满起来。

  不过想想又觉得这应该不怪燕子坞的防御松懈,而是武功到了王重阳这等级别,即便是绝顶高手坐镇,恐怕都无济于事的。

  “看来必须得想个办法针对王重阳这等老怪物了!”慕容复心中暗暗想道,慕容家即将走到名面上,到时像王重阳这样的高手保不齐又冒出几个来,那可就大大的不妙了。

  王重阳却是不知他这一番推心置腹的说话,却是引得慕容复大为警惕,也为以后的慕容家避过了一次大劫,当然这是后话了,暂且不表。

  王重阳见慕容复神色不愉,登觉尴尬,毕竟确实如他所说,擅闯他人门派重地,搁哪都是不死不休的局面,当下急忙避过这个话题,继续说道,“此外,老道还查到慕容家这些年来,暗中掌控了不少大宋的铁矿、盐道,甚至还私造兵器,怎么样,还要老道继续说下去么?”

  “不必了!”慕容复一摆手,脸色已经彻底冷了下来,严若寒霜。

  “嘿嘿!”王重阳忽的咧嘴一笑,“老道就想问问你小子,到底有多大的野心?”

  “野心不大,仅能装得下这片天地!”慕容复声音中好似带着寒风,全身真气流转,一副蓄势待发的模样。

  “老道劝你不要冲动,”王重阳却是一脸风轻云淡,似乎心情极好,“要知道,你即便真个杀了老道,大宋皇帝也会知道慕容家有不臣之心,不如好好与老道谈一谈,老道不一定就是你的敌人?!?br/>
  慕容复心头微动,脸色没什么变化,但浑身气势却收了回去,淡淡道,“前辈有话但讲无妨,不过小子可以大胆的说一句,今日若是不能给出一个圆满的交待,前辈就要长眠天山了!”

  王重阳也不动怒,似乎见到一直老气横秋的慕容复原形毕露,是一件很值得高兴的事,不过他也真有点怕慕容复犯愣,一言不合就出手,当即微微收敛神色,说道,“老道也就不跟你兜圈子了,只要你慕容家能够放弃争霸,尽心尽力辅佐大宋皇室驱除外夷,老道可保证说服大宋皇帝给你小子一个王爵,世袭罔替!”